望儿山与望儿窗

文 于政礼  到过辽南重镇熊岳城洗温泉,不经意看到城外的“望儿山”。我曾经怀着好奇之心,登上过这座小山。  其实“望儿山”只是一个很小的山岗,它另有一个传说。若干年前,儿子出海打鱼,母亲不放心,天天站在山岗上向东海望去,期盼儿子早点平安回来。儿子却永远没有回来,母亲也永远伫立在山岗上,厥后人们就把这座小山称为“望儿山”。  许多年来,每当我出差乘坐火车途经熊岳城,火车播音员都市宣传这个令人心颤的故事,搭客们也都竞相远眺“望儿山”。  传说是传说,但我也履历过“望儿窗”的故事。早年,我还很年轻,每当我外出时间久了,母亲总是站在窗前,看着我常走的路口等我归来。  我每次回家晚了,走在通向家门口的路上,不管是晴天照旧雨天,不管是白昼照旧黑夜,总感受抵家的窗前一定有母亲的身影。  那时候大家家住在南山七七街一个小院子里的一楼,厨房临着院子,母亲房间也靠近厨房,其时这条街上的路灯还不是很亮。  每当夜深人静,万籁俱寂,邻人家已经熄灯就寝了,整座院子是漆黑一片。远远望去唯有我家依旧露着光明,那是母亲房间的灯透过厨房的窗,洒向院子里。光明虽小,但足以在黑夜里看到院子里的路了。这光明是信号,母亲还没睡,等我回家。  特别每逢阴天下雨的深夜,投到院子里的灯光一定会比平日更亮一些,那是母亲把整个房间和厨房的灯全部打开,唯恐我走在泥泞路上摔倒。  多年来,我养成了不在外面留宿的习惯,只要我没有进这个家门,哪怕是后半夜,母亲房间的灯光就会今夜不息,母亲就会时而站立在窗前,时而坐在沙发上,不停喃喃自语地重复着“都几点钟了,政礼怎么还不回家”……  厥后,我立室了,搬出老屋子,脱离了母亲。在花天酒地,人心浮躁的繁杂社会里,我没有沉湎其中。不是我有高洁的情操,而是母亲的心和“望儿窗”透出来的“盼儿光”已经铭刻在我心中,成为我处世的一种信条。  无论走到哪里,我就像空中的鹞子,母亲永远是那根牵着我的线,哪怕我飞得再高、再远,也离不开母亲的视线和母爱的深情。  母亲离我而去已经12年了,现在我也是古稀之人了,仍然会永远记着母亲的“望儿窗”。 从严从紧从细落实各项事情 筑牢外防输入坚实防线2020大连艺术节“秋之韵”演出季圆满收官第十三届“大连晚报·中山杯”市民羽毛球大赛落幕视频:新增13条斑马线 乘201不再横穿马路平行入口车实现口岸提车异地展售来连冷链食品外包装检测阳性新冠病毒大连经开区全国第六视频:实施知识产权战略引发创新原动力视频:影戏《高校领导员》在连开机 专题 2020 08-31 防疫科普:知道了,妈! 专题 2020 05-13 乘风破浪的大连之夏 专题 2020 04-10 这里是大连这里是中超 到过辽南重镇熊岳城洗温泉,不经意看到城外的“望儿山”。我曾经怀着好奇之心,登上过这座小山。
发布日期:2022-01-28 19:21  所属分类: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