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十一婶儿

一十一叔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户张家大排行第11位少爷。他个子不高,性格豪爽、为人仗义,只是说话有点口吃,当地人称张家“十一少”。男大当婚,十一叔娶了大户人家姜氏为妻——晚辈都叫她“十一婶儿”。东北的冬季万物凋敝。那一日天气阴翳,间或谁家的黄狗叫了两声,格外刺激神经,旋即又回到了那令人窒息的气氛之中。小冬风似乎也不敢太过张狂,但仍旧不甘寥寂地戏弄着间或泛起在路上急忙而过的行人,令人缩紧脖子,也越发加速了脚步。钢都会区西北角有个周家铁器铺,此时铺面的门虚掩着,这个时候估量也没什么人来。主人老周还象往常一样在屋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老旱烟。屋中间的墩炉上的炭火也有气无力地,只有一点点热乎气儿。正在这沉静的时候,嘎吱一声门开了,老周以为来客人了,马上迎了出去,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胡子拉碴的十一叔。十一叔一把拉住老周的手:“他们娘五个就托付给你了!”说完,用力晃了晃老周的手臂,也没进屋,转身急急忙径直向大道走去。这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一句,随着沙哑的声音传来,老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到底发生了什么?十一叔要去哪里呢?另有他最后的眼神,很庞大,很庞大……当夜,十一叔的长兄手忙脚乱地跑到老周家,才揭开了白昼的谜团。长兄告诉老周十一叔坐飞机跑了。老周曾经在张家当过长工,张家待老周不薄。老周与张家人有着深厚的情感,尤其与十一叔交好。厥后十一叔见老周伉俪二人为人忠厚、善良,掉臂尊长人的阻挡,将其长女许配给老周的四儿子,订了娃娃亲,惋惜厥后四娃子夭折,后代亲事也落了泡影了。不外他们之间依旧认定相互为后代亲家,无所不谈,情感甚好。十一叔这一走,扔下了原配姜氏整日以泪洗面,四个孩子——老大九岁,老二七岁,老三五岁,老四三岁——整日里哭爹喊娘,娘儿几个要吃没吃要穿没穿,险些过了乞讨的生活。十一叔家是大田主,按土改政策将他家的地分给了无地的人,他扔下的妻子孩子分得半间碾房。成为土改干部的老周公务公办,但见十一婶儿忧伤悲痛、终日流泪,另有四个孩子嗷嗷待养,也真是揪心…… 二老周与张家素有友爱,与十一叔又是挚友,面临家中没有了顶梁柱的十一婶儿,为了资助她把四个孩子养大,无奈之下,老周想出了一个没有措施的措施,那就是让十一婶再醮,给几个孩子找个后爹,也给娘儿五个找条生路。可十一婶是大户人家的少奶奶!她怎么肯呢?在她的思想中只有从一而终,哪能中途再醮! 一晃几年已往,孩子徐徐长大……老周遇到一个钢城马上退休的老光棒老赵,就一小我私家,老实巴交,心地善良……老周心想,这是个值得托付之人,便把十一婶叫抵家中,和周嫂一起做她的思想事情,给他讲清利害关系,劝说她:“你不为此外,也得为你的四个孩子着想啊”,可十一婶含着泪喃喃道:“我走下这一步,怎对得起他啊……”说完嚎啕大哭!哭得老周匹俦这心都碎了!周嫂本想慰藉两句,此时也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不停地随着抹眼泪。老周见十一婶顽恪守节没有通融,一股气冲上脑门,一跺脚把十一婶儿从地上拽了起来,摁坐在炕上,单腿跪地,用手上指天、下指地说:“大妹子,你听着,为了孩子你走吧,他十一叔有回来那天,我没死,我和他说,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不会怪你的,只要把他这四个孩子养大成人,他谢谢你还来不及呢……”十一婶儿见老周如此坚决,徐徐平静下来。老周又不无宽慰地说:“他十一叔这个混小子说不定早就成了家,妻妾成群了呢!”就这样又劝了半晌,真是苦口婆心啊。借着月色十一婶儿拖着疲乏的身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回抵家中。瘫坐在碾房一角,看着芦苇草席上四个熟睡的孩子,心中五味杂陈,阵阵作痛。虽然老周匹俦说得有原理,可是她却怎么也迈不外这个坎啊!这种煎熬真是受不了啊,思来想去,或许唯有一死可以解脱!十一婶儿心一横,将麻绳搭到房梁上,系好绳子,踩上两块砖头,就要把绳圈往脖子上套,这一闭眼、一蹬腿就算一了百了啦!可是,作为一个母亲,她看着孩子们,心如刀绞,自己又怎忍心撒手而去啊,“我这一去,孩子们该怎么办!”十一婶儿就在这拿着绳套左右为难!到底何去何从啊!难啊!正在此时,大丫头感受到碾房里的消息,半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瞥见妈妈准备上吊,立马爬起身来哭着喊着拉住妈妈,哭喊声惊醒了弟弟妹妹们,两个大点的孩子说,妈妈你不能死呀!你死了大家也不活了了。孩子们拉扯着无望的妈妈坐到苇席上。大丫头让三个小的陪着妈妈,自己来找老周伯伯。老周听大丫头讲妈妈要上吊,不禁惊出一身冷汗,赶快让周嫂去十一婶儿家,连拉带拽地又把十一婶儿拖到自己家中……周嫂安置好孩子,就又陪十一婶儿喋喋不休的唠叨起来:“你呀!身世大户人家,周遭百里谁不知道姜家的巨细姐,是出了名的知书达礼、有修养的女子,门当户对嫁到了张家。你人长得美丽,性格多和气,十一叔把小妾领回家时,你蹲茅房哭个够,哭完擦干眼泪又进屋见那位‘妹妹’,你泪水往肚子里咽,还得满脸陪笑见他的小妻子。你做得多够用啊!又遇到了这动荡的年头,他自顾自地跑了,把你们娘几个抛下不管了,你怎么做都是一百个对得起他呀,你听嫂子的话吧!”十一婶儿叹了一口吻,默默地低下了头。这回真正做通了事情,老周才去找老赵,老周做事两头保,话说得很到位,保证女方是正经由日子人,人品没问题,这老赵凭着对老周的信任,便也允许了。过了一段时间十一婶儿带着四个孩子搬了已往,终于算有了个家。 三十一婶儿被老赵所感动,逐日里认真、经心地筹划着这个家,也从不慢待老赵,而且尽力掩饰着自己的内心,只管使自己保持正常的情绪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都大了,该嫁的嫁了,该娶的也娶了,孩子们个个争气,都很尊重养父,每家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但这位十一婶儿却已年迈,头发花白,少奶奶的形象早以荡然无存,可她对十一叔的忖量却一直没有改变!一晃半个世纪已往了。逃跑的十一叔可以回来了。可十一婶儿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医生也说禁绝她得的是啥病,可孩子们都清楚,十一婶儿得的是“心病”。各人知道老人家一生的愿望马上成为现实,但她纠结的心将瓦解……她的心是啥味道,只有她知道哇……一九八六年深秋,枯叶飘零,十一婶儿也走完了她73年的人生路。她临咽气时手指老赵头说:“谢谢你了!”又对孩子们说:“一定对老赵好,为他养老送终。”她又吃力地指着南边偏向说:“他快回来了,告诉他我没忘他……”说完两行泪水流过了面颊,闭上了眼睛,走了。第二年五月,十一叔终于回来了。老赵头上前迎接,十一叔挽拉着老赵的手,进到屋里便膜拜抱拳作揖:“谢谢老哥,你将我四个孩子抚育长大成人……”十一叔来到了十一婶儿的坟地,老爷子再也无法操纵自己,他险些趴在坟堆上嚎啕大哭:“老伙计(解放前,农村称妻子为伙计,老伙计),你怎么就不等等我呀?我回来看你了,老伙计,你为我……我哪能忘你呀?”作者:周秀玲 朱俊华 神舟飞船秋日再叩苍穹2021首届大连国际赛艇大师赛开幕5000多盏破损感应灯,免费换!克日起我市开始接种新冠疫苗“第三针”中韩丝绸之路历史风情展大连站开展寒风咆哮 大连一夜“入冬”《求是》杂志揭晓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文章我市召开地铁票价听证会 两种方案你更倾向哪一个?秋季房交会昨日开幕 专题 2021 04-19 新媒体 心引力 新势力 专题 2021 03-25 建党百年大连100张面貌 专题 2021 03-04 大连志愿者在行动 十一叔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户张家大排行第11位少爷。
发布日期:2022-01-27 20:55  所属分类:经济